辦法》(以下簡稱《實施辦法》)將正式頒布實施,這也是我省出臺的又一部文化領域的省級地方性法規。" />
華強藝術品交易中心歡迎您! 幫助中心 | 加入收藏
交易品種 更多>>  
新手入門 更多>>  
華強首頁  > 
湖南省非遺地方性法規7月1日起施行
2016/9/21 8:57:18   已訪問:0 次   

     今年7月1日起,《湖南省實施<中華人民共和國非物質文化遺產法>辦法》(以下簡稱《實施辦法》)將正式頒布實施,這也是我省出臺的又一部文化領域的省級地方性法規。

  《實施辦法》于5月27日湖南省第十二屆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第二十二次會議全票通過,共27條。湖南非遺保護工作步入法治引領的新時代。


  一、實施背景


  湖南是非物質文化遺產大省。截至2015年底,全省擁有聯合國非物質文化遺產保護項目3個,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產保護項目118個、代表性傳承人76位、生產性保護示范基地4個、文化生態保護區1個;省級非物質文化遺產保護項目202個、代表性傳承人247位;市級非物質文化遺產保護項目837個、代表性傳承人595位;縣級非物質文化遺產保護項目3012個、代表性傳承人2231位,形成了國家、省、市、縣四級非物質文化遺產名錄保護體系及代表性傳承人保護機制。在保護、保存的基礎上,湘繡、瀏陽花炮制作技藝、醴陵釉下五彩瓷燒制技藝等非物質文化遺產資源的開發利用,產生了較好的社會效益和經濟效益,充分發揮了其在提高國家文化軟實力、培育國民經濟新的增長點、推動經濟社會協調發展中的作用。


  但是,受現代工業文明的強烈沖擊,非遺保護工作仍然面臨著十分嚴峻的形勢:一是全省非遺保護力量還相對薄弱,大部分市(州)、縣(市、區)還沒有獨立的非遺保護工作機構和人員編制,重申報、輕保護,重開發、輕管理的現象比較普遍;二是許多非物質文化遺產正在逐步失去其生存的土壤,傳承人高齡化、村落空巢化、自然環境的破壞等原因致使寶貴的非物質文化遺產逐漸消亡,部分具有歷史文化價值的珍貴實物與資料逐步被毀棄;三是對“非遺”價值和保護意義認識不足,各級政府、各有關部門在非遺整體性保護中的支持力度有待加強,社會對非遺的認知度、認同感、自豪感和參與意識不夠;此外,隨著對外開放的日益擴大,非物質文化遺產資源流失的情況也時有發生。為此,省人大代表、政協委員分別提出建議、提案,建議制定非物質文化遺產法實施辦法。


  2011年2月25日,全國人大常委會通過《中華人民共和國非物質文化遺產法》。上位法的規定比較原則,需要結合全省實際予以細化和增強可操作性,因此,湖湘特色的《實施辦法》應運而生。


  二、湖南實施《非遺法》的基礎


  全省近十年的非遺保護工作探索和實踐,積累了一系列較為成熟的經驗和辦法,為制定《實施辦法》提供了較為堅實的基礎。


  一是厘清非遺資源脈絡。近年來,湖南省文化廳以傳承湖湘文脈為己任,積極作為,先后走訪傳承人28424人次,調查項目29162個,收集實物68610件,整理圖片154664張,文字記錄4億余字,建立了較為完備的非遺資源紙質、電子、照片、音像及實物檔案。當前已建立了一批非物質文化遺產展示館廳,其中省級展廳1個、市級專題博物館3個、市級民俗博物館2個、縣級民俗博物館7個、市級傳習所12個、縣級傳習所37個、市級傳承基地5個、縣級傳承基地39個。組織編纂出版了《湖南非物質文化遺產名錄》、《湖南非物質文化遺產圖典》、《湖南省非物質文化遺產資源分布圖集》等150余部非物質文化遺產項目專著,并先后制定出臺了規范傳承人名錄體系,非遺申報與評審,挖掘和搶救性保護等方面的十多項規章制度。


  二是整體性保護取得突破。2014年4月,武陵山區(湘西)土家族苗族文化生態保護實驗區總體規劃獲國家批準(目前,全國18個國家級文化生態保護實驗區中僅6個總體規劃通過了文化部評審)。同時,一些市州建立了以村鎮或縣市為單位的小型文化生態保護實驗區。2015年,我省參照國家文化生態保護實驗區模式,啟動了省級文化生態保護實驗區設立工作。


  三是生產性保護成效明顯。目前全省已擁有湘西龍山縣撈車河村“土家族織錦技藝”傳習所、懷化通道侗族自治縣“侗錦織造技藝”生產地的呀啰耶侗錦織藝發展有限公司、省湘繡研究所和醴陵陳揚龍釉下五彩瓷藝術中心4個國家級非遺生產性保護示范基地。此外,石雕(菊花石雕)、瀏陽花炮制作技藝等項目均建立了適合自身特點的生產性保護基地,取得了較好的社會效益和經濟效益。


  四是數字化保護初現成效。2013年4月,湘西州被國家確定為中國非遺數字化保護第一批10個試點之一,當前已完成數字化保護工作的基礎平臺的建設、人才隊伍的培訓,我省“苗族鼓舞”和“土家族織錦技藝”兩個項目數字化保護采集、上報工作,其采集容量、數量均值、采集數量單項指標全部位居前三。2014年省文化廳正式啟動了202個省級非物質文化遺產項目的數字化記錄保護工程。


  五是非遺進校園全面鋪開。目前全省共有38個國家級項目、34個省級項目、47個市(州)級項目、24個縣(區)級項目在178所中小學開展了非物質文化遺產進校園活動,近10萬中小學生參與傳承學習,其中有9個國家級項目、8個省級項目、9個市(州)級項目編寫了相關教材與課外通俗讀本。共有17個國家級項目、9個省級項目、7個市(州)級項目在24所中專、高等(中等)職業學院開設了相關專業,成功培養了專業人員近1000人。2015年,還啟動了“非遺”傳承學校創建和“非遺”實踐基地評選活動,著力實現“非遺”教育“一校一品”、“一校一特色”。


  三、《實施辦法》亮點


  《實施辦法》規定了非物質文化遺產保護、保存應當注重其真實性、整體性和傳承性,堅持保護為主、搶救第一、合理利用、傳承發展的方針。明確了相關部門的法律責任,以及非遺項目保護單位和傳承人的權利和義務,對非遺資源豐富的少數民族地區、邊遠貧困地區給予資金、人才方面的扶持等條款,為湖南的非物質文化遺產事業提供切實有力的法制保障。


  《實施辦法》幾大亮點:


  (一)凸顯了政府主導。《實施辦法》第三條強調縣級以上人民政府應當將非物質文化遺產保護、保存工作納入本級國民經濟和社會發展規劃;將保護、保存經費列入本級財政預算;加強非物質文化遺產保護、保存工作隊伍建設和專業人才的培養;協調處理本行政區域內非物質文化遺產保護、保存工作的重大問題。


  (二)明確非遺項目保護單位及傳承人及權利和義務。在充分保障項目保護單位和傳承人權利的基礎上,明確了代表性項目保護單位必須履行制定并實施該項目保護計劃,全面收集、保管該項目的實物、資料并登記、整理、建檔,有效保護該項目所依存的場所等職責;代表性項目傳承人有保護、保存所掌握的知識、技藝、文化表現形式及有關原始資料、實物、場所等義務,做到了權責統一,提高非遺保護傳承水平。


  (三)建立了代表性項目、項目保護單位和傳承人的退出機制。《實施辦法》的第十一條、第十三條、第十七條分別規定了項目、保護單位和傳承人的退出機制,對那些保護不力、履責不嚴、利用失當的單位和個人敲響了警鐘,促使他們從“重申報”向“重保護”轉變,推動我省非遺保護工作縱深發展。


  (四)細化了境外組織和個人調查非遺的流程和要求。在繼承《中華人民共和國非物質文化遺產法》的前提下,對境外組織和個人調查我省非遺資源的審批流程、時間和要求作出了詳細合理的規定,加強了監管、提高了要求,有利于防止我省寶貴的非遺資源流失。


  (五)提倡區域性整體保護。明確縣級以上人民政府可設立文化生態保護區。《實施辦法》第十八條規定縣級以上人民政府對非物質文化遺產資源豐富、集中且保存比較完整的特定區域,可以實行區域性整體保護。第十九條規定對實行區域性整體保護的特定區域,縣級以上人民政府城鄉規劃主管部門應當會同文化主管部門組織制定專項保護規劃,經本級人民政府批準后實施。編制專項保護規劃應當聽取當地居民意見。


  (六)明確了法律責任。實施辦法還明確了法律責任,縣級以上人民政府文化主管部門和其他部門有對瀕臨消失的非物質文化遺產項目未采取有效措施進行搶救性保護并造成嚴重后果、不依法制定非物質文化遺產代表性保護規劃或者不對保護規劃的實施進行監督檢查并造成嚴重后果等情形,將對直接負責的主管人員和其他直接責任人員依法追究法律責任。


  回顧非遺立法進程,省人大常委會教科文衛委、法工委,省政府法制辦提前介入、加強溝通、深入調研、把握節點、全力推動,相關部門先后赴貴州、甘肅學習外省立法先進經驗,赴懷化、湘西、衡陽、邵陽、郴州等市州開展立法調研8次,召開專家論證會、部門協調會等會議15次,修改文稿逾30次,為《實施辦法》出臺提供了堅強的保障。希望各位媒體朋友大力宣傳本次展會,擴大活動影響力,充分利用媒體資源優勢,形成強大的輿論聲勢,為《實施辦法》惠及三湘四水提供強大的推動力。


 今年7月1日起,《湖南省實施<中華人民共和國非物質文化遺產法>辦法》(以下簡稱《實施辦法》)將正式頒布實施,這也是我省出臺的又一部文化領域的省級地方性法規。

  《實施辦法》于5月27日湖南省第十二屆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第二十二次會議全票通過,共27條。湖南非遺保護工作步入法治引領的新時代。


  一、實施背景


  湖南是非物質文化遺產大省。截至2015年底,全省擁有聯合國非物質文化遺產保護項目3個,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產保護項目118個、代表性傳承人76位、生產性保護示范基地4個、文化生態保護區1個;省級非物質文化遺產保護項目202個、代表性傳承人247位;市級非物質文化遺產保護項目837個、代表性傳承人595位;縣級非物質文化遺產保護項目3012個、代表性傳承人2231位,形成了國家、省、市、縣四級非物質文化遺產名錄保護體系及代表性傳承人保護機制。在保護、保存的基礎上,湘繡、瀏陽花炮制作技藝、醴陵釉下五彩瓷燒制技藝等非物質文化遺產資源的開發利用,產生了較好的社會效益和經濟效益,充分發揮了其在提高國家文化軟實力、培育國民經濟新的增長點、推動經濟社會協調發展中的作用。


  但是,受現代工業文明的強烈沖擊,非遺保護工作仍然面臨著十分嚴峻的形勢:一是全省非遺保護力量還相對薄弱,大部分市(州)、縣(市、區)還沒有獨立的非遺保護工作機構和人員編制,重申報、輕保護,重開發、輕管理的現象比較普遍;二是許多非物質文化遺產正在逐步失去其生存的土壤,傳承人高齡化、村落空巢化、自然環境的破壞等原因致使寶貴的非物質文化遺產逐漸消亡,部分具有歷史文化價值的珍貴實物與資料逐步被毀棄;三是對“非遺”價值和保護意義認識不足,各級政府、各有關部門在非遺整體性保護中的支持力度有待加強,社會對非遺的認知度、認同感、自豪感和參與意識不夠;此外,隨著對外開放的日益擴大,非物質文化遺產資源流失的情況也時有發生。為此,省人大代表、政協委員分別提出建議、提案,建議制定非物質文化遺產法實施辦法。


  2011年2月25日,全國人大常委會通過《中華人民共和國非物質文化遺產法》。上位法的規定比較原則,需要結合全省實際予以細化和增強可操作性,因此,湖湘特色的《實施辦法》應運而生。


  二、湖南實施《非遺法》的基礎


  全省近十年的非遺保護工作探索和實踐,積累了一系列較為成熟的經驗和辦法,為制定《實施辦法》提供了較為堅實的基礎。


  一是厘清非遺資源脈絡。近年來,湖南省文化廳以傳承湖湘文脈為己任,積極作為,先后走訪傳承人28424人次,調查項目29162個,收集實物68610件,整理圖片154664張,文字記錄4億余字,建立了較為完備的非遺資源紙質、電子、照片、音像及實物檔案。當前已建立了一批非物質文化遺產展示館廳,其中省級展廳1個、市級專題博物館3個、市級民俗博物館2個、縣級民俗博物館7個、市級傳習所12個、縣級傳習所37個、市級傳承基地5個、縣級傳承基地39個。組織編纂出版了《湖南非物質文化遺產名錄》、《湖南非物質文化遺產圖典》、《湖南省非物質文化遺產資源分布圖集》等150余部非物質文化遺產項目專著,并先后制定出臺了規范傳承人名錄體系,非遺申報與評審,挖掘和搶救性保護等方面的十多項規章制度。


  二是整體性保護取得突破。2014年4月,武陵山區(湘西)土家族苗族文化生態保護實驗區總體規劃獲國家批準(目前,全國18個國家級文化生態保護實驗區中僅6個總體規劃通過了文化部評審)。同時,一些市州建立了以村鎮或縣市為單位的小型文化生態保護實驗區。2015年,我省參照國家文化生態保護實驗區模式,啟動了省級文化生態保護實驗區設立工作。


  三是生產性保護成效明顯。目前全省已擁有湘西龍山縣撈車河村“土家族織錦技藝”傳習所、懷化通道侗族自治縣“侗錦織造技藝”生產地的呀啰耶侗錦織藝發展有限公司、省湘繡研究所和醴陵陳揚龍釉下五彩瓷藝術中心4個國家級非遺生產性保護示范基地。此外,石雕(菊花石雕)、瀏陽花炮制作技藝等項目均建立了適合自身特點的生產性保護基地,取得了較好的社會效益和經濟效益。


  四是數字化保護初現成效。2013年4月,湘西州被國家確定為中國非遺數字化保護第一批10個試點之一,當前已完成數字化保護工作的基礎平臺的建設、人才隊伍的培訓,我省“苗族鼓舞”和“土家族織錦技藝”兩個項目數字化保護采集、上報工作,其采集容量、數量均值、采集數量單項指標全部位居前三。2014年省文化廳正式啟動了202個省級非物質文化遺產項目的數字化記錄保護工程。


  五是非遺進校園全面鋪開。目前全省共有38個國家級項目、34個省級項目、47個市(州)級項目、24個縣(區)級項目在178所中小學開展了非物質文化遺產進校園活動,近10萬中小學生參與傳承學習,其中有9個國家級項目、8個省級項目、9個市(州)級項目編寫了相關教材與課外通俗讀本。共有17個國家級項目、9個省級項目、7個市(州)級項目在24所中專、高等(中等)職業學院開設了相關專業,成功培養了專業人員近1000人。2015年,還啟動了“非遺”傳承學校創建和“非遺”實踐基地評選活動,著力實現“非遺”教育“一校一品”、“一校一特色”。


  三、《實施辦法》亮點


  《實施辦法》規定了非物質文化遺產保護、保存應當注重其真實性、整體性和傳承性,堅持保護為主、搶救第一、合理利用、傳承發展的方針。明確了相關部門的法律責任,以及非遺項目保護單位和傳承人的權利和義務,對非遺資源豐富的少數民族地區、邊遠貧困地區給予資金、人才方面的扶持等條款,為湖南的非物質文化遺產事業提供切實有力的法制保障。


  《實施辦法》幾大亮點:


  (一)凸顯了政府主導。《實施辦法》第三條強調縣級以上人民政府應當將非物質文化遺產保護、保存工作納入本級國民經濟和社會發展規劃;將保護、保存經費列入本級財政預算;加強非物質文化遺產保護、保存工作隊伍建設和專業人才的培養;協調處理本行政區域內非物質文化遺產保護、保存工作的重大問題。


  (二)明確非遺項目保護單位及傳承人及權利和義務。在充分保障項目保護單位和傳承人權利的基礎上,明確了代表性項目保護單位必須履行制定并實施該項目保護計劃,全面收集、保管該項目的實物、資料并登記、整理、建檔,有效保護該項目所依存的場所等職責;代表性項目傳承人有保護、保存所掌握的知識、技藝、文化表現形式及有關原始資料、實物、場所等義務,做到了權責統一,提高非遺保護傳承水平。


  (三)建立了代表性項目、項目保護單位和傳承人的退出機制。《實施辦法》的第十一條、第十三條、第十七條分別規定了項目、保護單位和傳承人的退出機制,對那些保護不力、履責不嚴、利用失當的單位和個人敲響了警鐘,促使他們從“重申報”向“重保護”轉變,推動我省非遺保護工作縱深發展。


  (四)細化了境外組織和個人調查非遺的流程和要求。在繼承《中華人民共和國非物質文化遺產法》的前提下,對境外組織和個人調查我省非遺資源的審批流程、時間和要求作出了詳細合理的規定,加強了監管、提高了要求,有利于防止我省寶貴的非遺資源流失。


  (五)提倡區域性整體保護。明確縣級以上人民政府可設立文化生態保護區。《實施辦法》第十八條規定縣級以上人民政府對非物質文化遺產資源豐富、集中且保存比較完整的特定區域,可以實行區域性整體保護。第十九條規定對實行區域性整體保護的特定區域,縣級以上人民政府城鄉規劃主管部門應當會同文化主管部門組織制定專項保護規劃,經本級人民政府批準后實施。編制專項保護規劃應當聽取當地居民意見。


  (六)明確了法律責任。實施辦法還明確了法律責任,縣級以上人民政府文化主管部門和其他部門有對瀕臨消失的非物質文化遺產項目未采取有效措施進行搶救性保護并造成嚴重后果、不依法制定非物質文化遺產代表性保護規劃或者不對保護規劃的實施進行監督檢查并造成嚴重后果等情形,將對直接負責的主管人員和其他直接責任人員依法追究法律責任。


  回顧非遺立法進程,省人大常委會教科文衛委、法工委,省政府法制辦提前介入、加強溝通、深入調研、把握節點、全力推動,相關部門先后赴貴州、甘肅學習外省立法先進經驗,赴懷化、湘西、衡陽、邵陽、郴州等市州開展立法調研8次,召開專家論證會、部門協調會等會議15次,修改文稿逾30次,為《實施辦法》出臺提供了堅強的保障。希望各位媒體朋友大力宣傳本次展會,擴大活動影響力,充分利用媒體資源優勢,形成強大的輿論聲勢,為《實施辦法》惠及三湘四水提供強大的推動力。


相關閱讀  
華強首頁  信息披露  |  行業資訊  |  入市指南  |  合作機構  |  藝術論壇
地址:湖南省長沙市天心區湘江大道101號匯源大廈9層
版權所有:湖南華強藝術品交易中心有限責任公司 電話:400-8313-711 或 0731-85583711
工業和信息化部備案:湘ICP備15007222號 網絡文化經營許可證:湘文網[2015] 1373-014號    技術支持:經典網絡科技

×
云南时时开奖结果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