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強藝術品交易中心歡迎您! 幫助中心 | 加入收藏
交易品種 更多>>  
新手入門 更多>>  
華強首頁  > 
湖南非遺保護現狀探析
2016/9/21 8:52:39   已訪問:0 次   

土家族“西蘭卡普”織錦傳人在一展技藝。

精致的長沙棕葉編吸引了市民目光。郭立亮 攝

2014年6月14日,非遺項目代表在長沙市太平街巡游。郭立亮 楊慶懷 攝

“趕分社”一景。

本版照片均為資料照片

2014年底,在公布的第四批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產名錄中,湖南有19個項目入選,數目排全國第六位。

“非遺”,全稱“非物質文化遺產”。盡管這稱呼太雅,可其實它們都滲透在我們的生產生活中。如果你到湘西看一場儺戲,這可是國家級的非遺項目;如果你穿一件有湘繡元素的衣服,湘繡制作技藝同樣是國家級非遺項目;如果你去吃一碗楊裕興面條,其制作技藝也是省級非遺項目。

保護非遺,不僅是國家行為,也是世界行動,因為其“功在當代,利在千秋”,意義非凡。

可非遺不是不可移動文物,也不是放在博物館的古董,大多是“活態流變”的技藝。正是這個“活”,讓保護增加了許多變數。一個“活”字沉甸甸!

湖南日報記者 文熱心 李國斌

“活化石”——

“趕分社”、“趕秋”

第四批國家級非遺名錄中,安仁縣的“趕分社”、花垣縣“苗族趕秋”成功入選。兩個流傳地域相對狹小的民俗活動能進入國家層面,背景就是它們為中國二十四節氣的“活化石”。

據悉,我國今年準備將二十四節氣打包申報聯合國教科文組織“人類非物質文化遺產名錄”。其理由是它將天文、物候、農事、民俗完美結合,千百年來一直被我國人民所沿用。尤其在追求“生產、生活、生態”三生共贏、力求建設美麗中國的今天,它所蘊含的古老智慧深有價值。其文化含量厚重,當代性與對世界其他國家發展的借鑒性也更為深遠。

“趕分社”、“苗族趕秋”分別就是安仁、花垣過春分節和立秋節的形式,歷經千年依然傳承,且在生產生活中有著非常重要的地位。

安仁“趕分社”,當地的人們在春分節聚集起來,祭祀藥王神農氏,進行藥材、谷種、農具等商品交易活動。專家詮釋說,人們如此過節,既是為安排生產、生活,也是“太陽崇拜”的一種傳承。神農氏就是炎帝,是傳說中的“火神”和“太陽神”。史書說:炎帝“在地為火,在天為日”。

“苗族趕秋”,在“立秋”節于墟場設立秋場。這天,附近的村村寨寨、各家各戶的苗族人民紛紛放下手中的活、卸下肩上的擔,穿著華麗、鮮艷的苗族服裝,女孩子則頭胸佩戴著各種銀飾,數萬余眾前前后后、來來往往游行于秋場。參加攔門、接龍、苗鼓、椎牛、上刀梯、邊邊場、打八人秋、苗族絕技、綹巾司刀舞等活動,其中還融入了苗族青年男女社交活動,形成了“喜滿秋場、情滿秋場”的壯觀景象。

據國家專家組考證,過春分節、秋分節的民俗活動,全國還只有安仁和花垣存在,是中國二十四節氣活動的“活化石”。

怎一個“活”字了得

“趕分社”、“苗家趕秋”這樣的民俗活動,之所以能“活下來”,是因為其有著肥沃的文化土壤,或者說它們存在的條件受現代化沖擊相對較弱。

但它們只是非遺這個五彩繽紛世界中的一個“點”,在其十大類中歸入“民俗”。

用學術語言表述,非遺是“指各種以非物質形態存在的與群眾生活密切相關、世代相承的傳統文化表現形式”。除了民俗外,其余九大類分別是民間文學、民間音樂、民間舞蹈、傳統戲劇、曲藝、雜技與競技、民間美術、傳統手工技藝、傳統醫藥。

據統計,我省現有國家級保護項目118個,國家級項目代表性傳承人76人;省級保護項目236個,代表性傳承人231人;市級保護項目690個,代表性傳承人595人;縣級保護項目3012個,代表性傳承人2231人。可謂家底豐厚。這些項目有一個共同的最大的特點:依托于人而存在,以聲音、形象和技藝為表現手段,并以口耳相傳作為文化鏈而得以延續。依托于人而表現是這些“活”的文化及其傳統中最脆弱的部分。

用通俗的話說,非遺產品,不管吃的、用的,還是看的、聽的,在制作過程中必然伴隨人的思維活動而“成”,而不像大機器工業生產那樣,用一個模子大批復制;也不像信息時代一樣,用3D技術源源不斷地打印。正因為如此,如大自然中沒有兩片相同的樹葉一樣,非遺領域也沒有兩件一模一樣的作品。

非遺的價值在一個“活”字上,保護和傳承的難度也在一個“活”字上。“沒有書對”,全靠“口耳相傳”,“人在技在,人亡技滅”,一旦一個非遺傳承人去世,就意味著一項技藝少了“活”的教科書。

可見,技藝類的非遺卻沒有“趕分社”、“苗家趕秋”那樣幸運,以功利性為核心的現代化、全球化對傳統技藝的沖擊可謂雷霆萬鈞之力。

“高大上”與“短平快”

“活態流變”特性的非遺技藝,生產出來是“高大全”的產品。人們學起來“難度大、時間長”,且又“要求高”,產生的卻是“效益低”。

譬如,瀏陽菊花石大師曹明珠,一輩子鑿石雕花,奮斗到年過五旬才成名,也才有了第一筆經濟收入。至于民間舞臺表演項目,一個絕招,得讓人練個三五年,如祁劇中花臉重頭戲《醉打山門》,表演大量使用祁劇特有的眼功、臉子功、腿功、肚皮功。其中單腿獨立連做十八羅漢造型的特技,演員得一輩子練,“三天不練手生,三天不唱口生”是規律。而傳統戲劇名角的付出與回報不相稱是普遍現象。

與傳統技藝生產相反,機械化工業,特別是信息化背景下生產卻是“更新快、操作簡、產量高”,創造的是“高效益”。生產的“短平快”產品將傳統技藝擠占得只剩狹小的生存空間。農耕社會里深夜小搖車“嗡嗡”伴隨的催眠曲、“梭噠”的機杼聲、“針針線線密密連”的人類基本生活元素“衣”交響,已被大機器、流水線、標準化所取代。

電子技術的興起,讓“臺上一招式,臺下十年功”藝術表演,變成了VCD,可以無限播放。

物理、化學的興起,讓傳統醫藥無密可保。分析手段的應用,讓一切真相曝光在試管、燒杯中,然后人類按“方”加配,大量復制。

……

在現代化、全球化的背景下,受傳承者是“大活人”,“活”思想讓人們選擇多元化,又會有多少人愿意將自己的前程寄托在毫無把握的技藝學習中?專家們的結論是:從全世界范圍看,非遺面臨兩大無法解決的困境之一,就是“沒有年輕人愿意學”。

傳統技藝“高大上”——高端、大氣、上檔次的產品卻遭受著尷尬。洪江的杉枝腳盆走俏全國,制造技藝也曾“出口”,可在塑料、搪瓷、鋁板器皿興行的時代,當年被國家主席命名的“精致”圓木廠也只得關門大吉,只剩下懷化市一個非遺名錄。

當然,辯證地看,這中間的此長彼消是人類社會的進步。

為它“活”著的堅守者

正因為“活”的脆弱,所以非遺保護重要一招就是建立傳承人制度,通過“活”人傳承讓非遺技藝長期“活”著,發揚光大。

正是這些身懷絕技的傳承人的堅守,許多非遺項目“活”得有了生機。

“中國扇王”、現代岳州扇創始人李友忠在重振扇業的拼搏中悲壯謝幕——生命最后的日子里,靜靜地躺在車間,看著人們制扇,在那里告別人世。正是在他的感召下,唐立忠放棄了正在興旺境界的事業而肩負起重振岳州扇業的重任。

國家級湘繡大師柳建新古稀之年,本應和其他人一樣安享晚年,然而她不僅沒有放下手頭的針線,還把在英國攻讀碩士的女兒劉雅叫了回來,一起辦起了“繡女”湘繡工作室。在劉雅的眼中,湘繡的發展,“不僅需要有精妙的手工,還需要有獨特的創意,更需要有一股熱愛的意念。”

日前,一部《湘潭地方影子戲》著作在湘潭市首發。編著者是當地年近八旬高齡的影子戲老藝人吳升平和他的孫子吳淵。人稱,這是“對湘潭地方影子戲記敘最為完備的一本著作”。吳淵是一個大學生,畢業后跟爺爺學起了影子戲。爺孫倆還打算建立“中國私人紙影展覽館”,目的是讓更多的人“了解并熱愛這種祖輩留下來的文化遺產”。

去年底去世的灘頭年畫傳人高臘梅,她的兩個兒子都辭去公職,回到作坊操起了祖輩的舊業。其中一個還是縣檢察院的中層干部。

“活”就是“活”在生活中

保護非遺,還是圍繞“活”字做文章。除對那些瀕危項目進行搶救、挖掘、整理、建檔保護外,主要是“活”的保護。

讓非遺“活”在特定區域內。在湖南,除了國家層面的立法保護、政策保護外,還建立了文化生態保護實驗區。目前,“武陵山區(湘西)土家族苗族文化生態保護實驗區”已成全國15個國家級文化生態保護實驗區之一。今年,我省將推進省級文化生態保護實驗區建設。

讓非遺“活”在學校中。這些年來,湖南省推行非遺“進校園”活動。在湘西,非遺進入了每個小學,有著非遺課本。在一些大專院校,開設了如陽戲、毛古斯、剪紙、刺繡等專業。在吉首大學、湖南城市學院、湖南師大則建立了專門的非遺保護研究機構。

專家認為,讓非遺“活”在生活中。最重要的一招,就是把已經逐漸遠離人們現實需求的那些東西,重新拉回到當下的生活,讓它和人們日常生活,和老百姓的需求、欲望重新對接。湖南在這方面做了許多探索,如每次省里文藝調演,都強調必須有非遺節目;在湘西,則將非遺項目土家族擺手舞編成廣播體操,省群藝館則將其編成廣場舞。

然而最好的是生產性保護,讓非遺“活”在市場。“擁有是最好的保護,消費是最好的傳承。”非遺源于生活,消費于生活,只有在市場中才能“活”得滋潤。因此,湘繡、花炮制作工藝、釉下五彩瓷燒制工藝、寶慶竹刻、黑茶制作技藝項目,湖南都建立了生產性保護基地,土家織錦、侗家織錦也都有了生產性保護示范基地。不僅如此,湖南將非遺產品推上各類展銷會、博覽會,讓非遺精品“飛入尋常百姓家”。湖南非遺專家們對生產性保護想得更遠,他們關注著傳統技藝的現代處境,在琢磨如何更深入去挖掘非遺與文化創意產業之間的關系,讓古老技藝更多、更廣、更好地走進今天人們的生活中。

非遺“活”著民族才興旺

保護非遺,就是要讓我們的子孫明白“我們從哪里來,是怎樣來的”,但更深遠的意義是:一個民族的文化遺產,承載著這個民族的認同感和自豪感;一個國家的文化遺產,代表著這個國家悠久歷史文化的“根”與“魂”。保護和傳承文化遺產,就是守護民族和國家過去的輝煌、今天的資源、未來的希望。

習近平總書記曾說過,“評價一個制度、一種力量是進步還是反動,重要的一點是看它對待歷史、文化的態度。”他還指出,要讓文化遺產“更加增輝添彩,傳給后代。”

保護非遺,是各方共識;留住我們的“根”和“魂”,上下各方都明白這是歷史賦予當代人的沉甸責任。可要擔起這個責任,就必須在創新非遺保護與傳承方式上出新招。湖南在這方面做了許多大膽嘗試。省委常委、省委宣傳部部長許又聲提出了“非物質文化產業及其與旅游的融合發展”的思路,并為此多次深入自治州、益陽等地調研,出席在2014年舉行的上海“湖湘家傳——湖南非物質文化遺產展示展銷活動”。上海那次活動,通過靜態藝術展和動態表演展相結合、電視直播與電子商務相結合、線下體驗與線上交易相結合的方式,對湘繡等近30項非物質文化遺產精品進行了創意展示。

湖南在創新方面還可以數出許多,如“非遺保護與城鎮化同行”口號的提出,傳藝所的設立等。

這一切,都是因為大家知道,“絕不能讓祖先留下的寶貴精神財富受到損毀”。

■鏈接

湖南非遺保護八件大事

1、開展全省非遺資源普查。2006年至2009年,以各種現代技術手段,采取靈活多樣的調查方式,嚴格做到不漏村寨、不漏項目、不漏藝人、不漏線索,調查項目數9162個。

2、加強普查成果的轉化與利用。建立了較為完備的紙質、電子、照片、音像及實物檔案;建立了一批非遺展示廳館;創作了一批非遺精品;編輯了《湖南非物質文化遺產名錄》、《湖南非物質文化遺產圖典》等圖書和專著。

3、建立起了國家、省、市(州)、縣四級非遺名錄保護體系。

4、大力推進非遺項目傳承。如文化與教育部門合作,積極推進非遺進校園、進課堂、進教材。

5、廣泛開展宣傳展示活動。如組織非遺產品參展“世博會”、“文博會”、“海峽兩岸非遺展示月”等。

6、實施了文化生態保護實驗區建設。

7、積極推進非遺生產性保護。建立了湘繡、花炮、釉下五彩瓷燒制、寶慶竹刻、黑茶制作技藝等項目生產性保護基地,建立了土家族織錦、侗錦等首批國家級非遺生產性保護示范基地。

8、建立了非遺保護工作機構和人才隊伍。

 

 

“活”著

并傳承下去

 

“活”著,是讓非遺“活”著;傳承,是人要想方設法讓非遺“活下去”。

在非遺保護領域,“活”之所以沉甸,是因為對人來說,意味著重要的擔當。

對非遺的保護,也許眼下只有投入,沒有產出。可非遺中除了蘊含的文化價值外,其他價值誰又能估量出其輕重?當年,湖南農村中那種臉上帶黑的土豬在短時段都被純白的“約克”們所取代,到現在人們卻懷念它的肉香,可又到哪里去尋找它呢?一位有名的科學家說,生態也罷,綠色也罷,其實都是回歸傳統。這里說的是養殖領域,非遺領域又何嘗不是這樣?你冬天穿的襯衫是否有家織布做的那么暖和,你蓋的踏花被是否有當年棉布被那么貼身?“趕分社”、“趕秋”這種民間狂歡節難道不比現在某些“硬造”的節日文化含量高、歡樂氣氛足、凝聚力量大?

回味,懷念,也是事物生命力的表證。人們常埋怨“怎么讓這樣好的東西失傳”?讓非遺“活”著并傳承下去,是當今人們的重要責任。

相關閱讀  
華強首頁  信息披露  |  行業資訊  |  入市指南  |  合作機構  |  藝術論壇
地址:湖南省長沙市天心區湘江大道101號匯源大廈9層
版權所有:湖南華強藝術品交易中心有限責任公司 電話:400-8313-711 或 0731-85583711
工業和信息化部備案:湘ICP備15007222號 網絡文化經營許可證:湘文網[2015] 1373-014號    技術支持:經典網絡科技

×
云南时时开奖结果查询